欢迎来到济南战役纪念馆官方网站,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加入收藏 OA管理系统

红色故事征集
英雄“回家”发布时间:2018-03-30 来源:汪 洋 点击次数:1981次

英雄“回家”

 汪 洋

   1948年9月24日凌晨,济南内城城东制高点气象台上,炮火连天,火光四溅,弹片横飞,硝烟弥漫, 此起彼伏的曳光弹、照明弹,将刚过了中秋的夜空映照得通红。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第二十五师第七十三团第三营第七连,在这一洒满鲜血的突破口上,已经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了。 

    七连,这一战士们口中津津乐道的“铁七、钢八、锤子九”的英雄连队,抗日战争时期就有六班10名 战士为掩护数千名群众突围而壮烈牺牲,被誉为“马石山十勇士”。解放战争时期,又荣获纵队授予的“胶县城战斗模范连”、“高密城第一连”、“济南英雄连”等称号,以及师授予的“道头战斗模范连”、“常胜连”等称号。全连涌现了著名战斗英雄刘奎基、辛殿良、李永江、于洪铎等12名英雄模范。

    此时,城头上的七连连长萧锡谦头部负伤,指导员彭超大腿中弹,还在继续指挥;七连最先登城的20 多位英雄,此刻尚能坚持战斗的只有10多位。爆破能手,打开突破口的“马石山十勇士”班六班长孙高亭和副班长孙景隆,用手榴弹砸向反扑的敌人,在突破口上坚持作战。 

   “七连突上去了!”消息从营里直传团里师里、直飞纵队司令员聂凤智,聂凤智命令七十三团迅速组织 后续部队跟进,并命令九纵各团加强攻击,策应七十三团撕开并扩大突破口,接应后续部队迅速进入济南 内城,向纵深发展。与此同时,攻击济南城西的十三纵也加强了攻势。

    在连长萧锡谦和指导员彭超的指挥下,七连战士们带伤坚持战斗,控制了气象台突破口左右30多米的 阵地,接应八连、九连以及二营和一营陆续登城。七十三团前指在团长张慕韩率领下跟进,迅即命令部队 下城,向敌人纵深发展攻势。

    部队开始下城了,但是敌军还在以火力向突破口上的我军进行压制。隐蔽在气象台断墙下,负伤的指 导员彭超命令身边的六班副班长孙景隆,把那一面“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红旗插到气象台上。孙景隆竖起红旗,纵身刚要迈步,就被飞来的流弹击中右胸,倒在彭超怀中。战士宋炳科接过红旗,跃上城头,将红旗插到气象台上。 

    倒在彭超怀中的孙景隆,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被鲜血染红的一元八角北海币,对彭超说:“指导员,这 是我最后的党费!”彭超说:“你放心,下去好好养伤!”

    济南战役后,七十三团被中央军委授予“济南第一团”光荣称号,七连被纵队授予“济南英雄连”称号,送上突破口第一包炸药的六班长孙高亭荣立特等功,而送上第三包炸药孙景隆却因伤重而不治,牺牲在纵队包扎所。 

    ......

    日月蹉跎,斗转星移。1985年,退居二线的原九纵首任司令员许世友和原二十七军首任军长聂凤智去青岛参加中央顾问委员会座谈会,他俩商定途径济南时,到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祭奠革命烈士,他俩准备为九纵牺牲在济南战役的烈士们献上花圈。临行前,许世友亲自给原九纵老战士、时任济南军区政委迟 浩田打电话,表示要在途径济南时去给解放济南的烈士尤其是九纵的烈士们敬献花圈,表示哀悼和纪念 迟浩田政委接到许世友的电话后,立即派人前往有关烈士陵园查找。但是,各纵队均有烈士安葬在济南市英雄山烈士陵园,整座英雄山烈士陵园却找不到一座九纵的烈士陵墓,其他几座烈士埋葬处也都没有九纵 的烈士墓地 。

    火车进至济南火车站,迟浩田在车站接站,请两位老首长下车吃饭。许世友开口就问:“九纵烈士的陵墓找到了吗?”迟浩田答:“还没有。”许世友立马拉下脸来:“吃什么吃,不吃了!”迟浩田详细汇报了查 找的情况后,许世友说:“毛主席点名要我打济南,原定要打几个月,我们8天8夜就打下来了。胜利来之不易,是用烈士们的鲜血换来的,我们不能忘记他们。他们是我们的战友,是解放济南的英雄。解放济南 九纵队牺牲的了一千多人,怎么找不到一个墓地呢?埋到哪儿去了?继续查找,找到后告诉我一声,不然我们对不起牺牲的烈士,对他们的亲人也无法交代。就是对现在的干部战士也无法交代,拿什么对他们进 行传统教育呢?”聂凤智也表示赞同许世友的意见,没有想到济南解放37年,为此献出生命的英雄在济南竟然没有一席之地,没有一名一姓。应该继续查找,给后人一个可以祭奠烈士的地方。 

    许世友和聂凤智两位老首长的话感动了迟浩田,他考虑到九纵烈士资料都留在二十七军,从组织角度 考虑,由二十七军寻找九纵烈士墓地应该更为便利。于是,他立即给二十七军政委徐永清打电话,说了许、聂两位首长路过济南要向烈士敬献花圈的事,并叙述了两位老首长的批评,请军里派人协助调查九纵烈士的下落,因为军里熟悉军史,可以根据当年掩埋烈士的资料进行查找。于是,时任二十七集团军政委徐永清把任务交给了办事稳重、认真仔细的机要处长张克勤。

    经过几个月的查找,张克勤在济南城东的历城县(今济南市历城区)孙村镇南徐马村,找到了70多座 烈士陵墓,其中有46座九纵的烈士陵墓。走访村中的老人,他们]说,当年掩埋的时候,墓前是用木牌做的 墓碑,上面写有烈士的姓名和单位。村里的老百姓没有忘记这些为解放济南而英勇献身的烈士们],他们担 心木牌日久容易腐朽,就自发地为烈士们重新用石头立碑,刻上烈士的姓名和单位,因此才能保留到80年代。

    在济南军区政委迟浩田和济南市委书记姜春云的大力支持下,由济南市民政部门将烈士的陵墓全部迁入英雄山烈士陵园。1987年清明节前,46位九纵烈士迁墓、立碑等事项全部完成。从此,46位九纵烈士得 以长眠于英雄山烈士陵园。绿草盈盈的墓地,济南爆破英雄孙景隆也于此入土为安。随后,二十七集团军与济南民政部门的经过协调,在济南解放阁上树立起解放济南牺牲的烈士名录墙。

    当张克勤将孙景隆的情况告知原七连指导员彭超后,已经离休的彭超激动地说:“孙景隆是我连有名的 三个‘十八’,参军十八个月,党龄十八个月,牺牲前交的最后一次党费十八角(一元八角)。”并表示要到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去祭奠孙景隆烈士,亲手为烈士献上花圈。 

    ......

    日月如梭,白马过隙,转眼30多年过去。2017年清明前夕,孙景隆的孙子到济南解放阁的烈士名录墙 看到自己爷爷的名字,又找到英雄山烈士陵园孙景隆的陵墓,联系上已经退休的原二十七集团军军史办主 任张克勤,将孙景隆的情况告知张克勤:孙景隆,山东省莱阳谭格庄西崖后村人。入伍前,孙景隆就是村 里的民兵骨干,1947年2月,成立华野九纵时,他带领一个民兵连参军,入伍后就被任命为七连六班副班长。后来虽然知道他在济南战役中牺牲了,但一直没有找到陵墓,清明寒食,后人也无法祭奠。如今,找 到了他的陵墓,他的孙子激动地对张克勤主任说:“爷爷终于可以回家了!” 

    当年为解放济南,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牺牲了1466名烈士,是参战部队中牺牲最多的纵队。而今,只有46位烈士的棺椁埋入济南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园;而这46位烈士能够找到烈士家属的,只有孙景隆一家, 其余45位烈士至今没有找到家属。

    当张克勤将这些情况向原九纵的老兵、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汇报时,迟浩田说,继续找,不能对不起这些烈士们],找到他们]的家属,让他们回家!

    2017年9月24日,正逢济南战役胜利整整69周年。张克勤与“济南第一团”第七任团长夏侯苏民的 外甥杜宁一、《虎将夏侯苏民》的作者汪洋等一行,冒雨到二三五旅(“济南第一团”),向部队官兵赠送《虎将夏侯苏民》一书。在隆重的赠书仪式上,张克勤主任向部队指战员报告了济南烈士孙景隆的情况,并激动地宣布:“今天,我们来到‘济南第一团’,可以告慰烈士英灵:英雄‘回家’了! ”

    动笔于2017年9月30日“烈士纪念日”,完稿于2017年国庆 10月22日改一稿

 

    (张克勤主任于2018年3月份给我馆投稿)

 

 

上一篇 没有上一篇了
学术研究

首页| 陵园概况| 网上纪念馆| 园馆动态| 寻亲故事| 网上祭奠| 红色课堂| 《英雄山》| 道德讲堂| 参观留言 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21781号-1| Designed by 济南革命烈士陵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