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济南战役纪念馆官方网站,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加入收藏 OA管理系统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课堂 > 红色故事
红色故事
革命烈士戴成功发布时间:2017-04-18 来源:文:焦建全 周光涛 点击次数:1304次

戴成功

 

在莱芜美丽的羊丘山脚下,有一个政通人和、富裕文明的小村庄,这个村庄就是莱城区寨里镇戴渔池村,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从这个美丽的小山村走出了许多英雄,而最为人们称道的就是戴成功。

一、抗战烽火中驰骋在沂蒙山区的侦察奇兵

戴成功,原名戴福禄,1920年出生在山东省莱芜县戴渔池村,1939年8月年仅19岁的他怀着对日寇侵略中国的仇恨毅然参加八路军,走上了抗战的道路,同年10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经过长期的战斗锻炼,戴成功从一个小战士逐步成长为八路军的侦察参谋。戴成功工作认真,责任心很强,办事情总要办好,聪明又勇敢,最大的特点是有脑子,善思索,打仗心细,分析情况,至今在他战斗过的沂蒙地区还流传着他的战斗故事。

(一)伏击汉奸,巧拔袁家城子据点。

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这年春天,为了进一步控制和蚕食沂蒙抗日根据地,打击和消灭我八路军抗日武装,日伪军抓捕大批民工在临沂和沂水之间修了一条公路。这条公路是日寇到我根据地进行扫荡的交通要道,因此格外加强了防备,每隔三五里地就修一个大炮楼,有日伪军驻守,公路两边还有很深的壕沟。在沂蒙山区的中心沂水县城西南35华里的袁家城子镇设立了据点。这虽然只是一个中等据点,但它位于沂水和临沂之间,处于沂河西岸,而且深入我根据地七八里地,成了日寇安在我根据地的一颗钉子,对根据地威胁很大。袁家城子据点住着一个伪军中队,伪中队长李子千是一个作恶多端的汉奸头子,他手下有60多名伪军,这伙伪军四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残害抗日家属和平民,严重妨碍了我党我军的正常活动。
    1943年秋,鲁中军区做出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千方百计拔除该据点,因此组织了一个营的兵力进行强攻。但是因敌人防备森严,沟深墙厚,且有河东斜屋据点敌人的支援,结果不但没能拿下来,还牺牲了不少同志。当时鬼子和伪军非常得意,扬言八路军一个团也休想拿下袁家城子。这话虽是吹牛,但在没有重型武器的情况下,靠送炸药包拿下这样一个坚固据点,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强攻伤亡必然增大。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指示,等待机会相宜时拿下。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要拔除袁家城子据点先要消灭汉奸头子李子千。鲁中军区把消灭李子千的任务交给了军区直属的老四团,此时已是团侦察参谋的戴成功接受了这个光荣任务。他深入敌占区,一面熟悉该据点的地形,一面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打入据点内部,了解敌情、掌握敌军的具体动态,以备采取行动拔除据点。
    袁家城子是每月逢五逢十的集镇,逢集赶集的人来人往。这时的戴成功已在敌区站稳了脚,扎了根,他常手提画眉鸟笼,借赶集之机四处游荡,寻找机会,逐步摸清了李子千和他部下的活动规律。1944年1月16日,时机成熟戴成功和团参谋长高文然率领五连于拂晓前埋伏在陈家泥沟村。准备外出抢东西过腊八节的李子千和他的手下毫无防备的走近了我军的埋伏圈。戴成功一声令下,战士们如猛虎下山般奋勇出击,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取得了伏击战的胜利。伪中队长李子千被当场击毙,其余伪军全当了俘虏,而我军仅有两名战士负轻伤。
    由于袁家城子据点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因此,伪军李子千部被我消灭后,沂水城的伪军又派来贺发胜担任中队长,并且增加了人员和枪支,袁家城子驻军达到110余人。新来的伪军一听说是由戴成功策划除掉了李子千,个个魂飞丧胆,不敢再四处外出胡作非为,再次伏击他们的难度比较大。

1944年4月的一天,鲁中军区决定再次攻打袁家城子,戴成功给四团所属侦查排长黄金贵打电话,由参谋长高文然部署任务。鉴于上次强攻未能得手的教训,这次决定利用内部关系采取智取袁家城子。团里决定由侦查排长黄金贵带领便衣侦察小队化装成村民,打入敌军内部,侦察参谋戴成功带领两个连队埋伏在据点外边,以枪声为信号,等侦察排在据点里面动手后,立即发起强攻,而且一定要猛攻,以确保侦察小队的安全。

第二天上午,在乡长贾敬斋的带领下,侦察员们都化妆成给据点里送慰劳品的老百姓,有挑柴禾的、有拿酒瓶子的、有推猪肉的,大摇大摆的像据点走去。贾敬斋先让哨兵往里通报一声,说是乡里送慰劳品的来了,伪中队长下令放下吊桥,侦察员们很顺利的进入了据点。到了操场上,中队长说要集合队伍表示感谢,勤务兵吹响集合哨,但是伪军行动慢腾腾的,20多分钟了还没集合好。伪中队长正在训斥时,突然据点外枪声大作,炮楼上的哨兵也开始对外射击。此时,侦察排长黄金贵掏出匣子枪一个箭步上前,顶住了伪中队长的脑袋,大喊一声:“别动,谁动我就打死他!”,接着对空“当当”放了两枪,其他侦查员也纷纷掏出藏在身上的短枪和手榴弹大喊:“缴枪不杀”,包围了操场上的伪军。黄金贵逼住伪中队长让他命令部下投降,他很听话,说道:“弟兄们,八路军打进来了,投降吧,别打了。”同时命令碉堡顶上的几个伪军也放下武器,打开据点大门。我强攻部队在戴成功的带领下蜂拥而至,迅速将全部伪军缴了械,并连人带枪一起带出了据点。

等大家全部撤出炮楼后,戴成功指挥民兵们把大量炸药放进炮楼,随后就听“轰隆”一声巨响,袁家城子炮楼飞上了半空。不久炮楼东面传来了枪声,原来是附近的鬼子据点的援兵赶来了,但他们此时只能对着一堆废墟叹气了。

当侦察员们还在据店内时外面就响起了枪声,大家非常纳闷,直到战斗结束后才知道,原来是在据点外埋伏指挥强攻的戴成功同志,见到侦察员们进入据点20多分钟了还没有发出信号,怕他们吃亏,就不等信号发出提前下令发起来强攻。结果强攻的枪声把伪军打懵了,侦察排长正好利用伪军一愣神的瞬间制住了伪中队长,从而里应外合的拿下了袁家城子据点。

    袁家城子敌伪据点被拔除,沂蒙山区人民乐开了怀。戴成功拔据点立奇功,沂蒙人民常传颂。鲁中军区的鲁迅宣传队杨星华和刘庆泗合创了山东快书——《智取袁家城子》,以表对戴成功智勇双全的敬佩之情。

(二)为民除害,消灭孟四老虎

沂水西南有个地方叫大虎头庄,盘踞着一支二三百人的土匪武装,土匪头子叫孟四老虎,是个顽匪,他虽然没有直接为日军卖命,但是他经常率部到附近村庄骚扰,作恶多端,周围村庄群众对其恨之入骨,纷纷要求八路军惩奸除恶,铲除这伙为非作歹的土匪。八路军本着联合一切力量抗日的原则,几次对其进行警告,但孟四老虎依旧我行我素,对我军的警告置若罔闻。于是鲁中军分区决定拔掉这颗钉子,为民除害。

大虎头庄这个地方四周都是围子,而且还有外壕作为屏障,最外面还架有铁丝网,孟四老虎防守十分严密,当时我军缺乏攻城的重武器,强攻不太好打,也许会付出较大的代价。但是既然决定要为民除害,再大的困难部队也要克服。

当地群众听说八路军要攻打孟四老虎,十分高兴,纷纷前来支援。有群众报告说大虎头庄东北角没有外壕,还有一个已经废弃了的小桥,土匪们防守相对薄弱。为了证实这一情况的可靠,戴成功冒着生命危险,以夜色为掩护先后三次潜伏在敌人眼皮底下,侦查情况,彻底摸清了大虎头庄四周的地形和孟四老虎的布防情况,然后向上级报告了情况,部队领导根据戴成功侦察的情况,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夜色降临后,我主攻部队分批进入预设阵地,做好攻击准备,而此时的孟四老虎和他的部下们尚懵然不知。当晚11时,随着“砰砰砰”三声枪响,战斗打响了,根据战前计划,我军在庄子的西边与南边用机枪作掩护发起佯攻,吸引敌人火力,戴成功亲自带队从匪徒防守薄弱的东北角靠近,通过小桥后用炸药炸开围子,最后干脆彻底的结束了战斗,孟四老虎被当场击毙。

(三)冒死侦察沂水敌情

1944年6月,国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西欧战场上盟军成功进行诺曼底登陆作战,希特勒的纳粹德国面临着盟军的东西夹击之势,失败已是在所难免。而在抗日战场上,在我军民的顽强抵抗下,驻华日军也呈现出明显的颓势,兵力明显不足,许多重要据点都由伪军接防或者被放弃,而共产党领导下我沂蒙山区的抗日武装则日渐壮大起来,攻打沂水城的时机业已成熟。1944年8月,鲁中军区决定解放沂水县城,进一步扩大抗日根据地。

为了摸清敌人的兵力、布防等情况,上级派戴成功负责部队侦查工作。为此,戴成功数次化妆进城侦查。当时,沂水城里除了日军外,还有敌伪牛先元部约1000人,上级给四团的任务是攻打沂水城南关敌人的据点。

在沂水城门南边有个鬼子的围子,围子北靠沂水城,是敌人一个突出的火力点,全是鬼子驻防,兵力约有90余人,配有轻重机枪,火力强大。围子大约五六十米的样子,围子中央是个大炮楼,四角各有一个炮楼,东侧还有一个炮楼,共6个,修的非常坚固。戴成功前去侦查,发现敌人为了便于防守已将围子东西两侧的遮掩物全部清除,围子背面是沂水城,外面有水沟和围墙,围墙用土构成,炸药爆破非常困难,炮楼上有鬼子兵站岗,外面还有铁丝网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隔着,只有南面50多米处有几间民房。他向上级汇报了围子的基本情况,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围子的东西两面是开阔地,毫无遮拦,不好藏身,若从这两面进攻,战士们就成了敌人的活靶子,只能从南面打,团参谋长高文然也建议将团指挥所放在民房内,部队从南面对敌发起进攻。

战斗发起的前一天晚上,戴成功又一次去侦察情况,他利用夜色掩护悄悄接近敌人的围子,仔细观察地形,他爬到城墙根下,丈量外壕的深度和宽度,又分别观察了东南角和西南角的了个炮楼,为了尽可能的接近敌人,最后他甚至冒着生命危险爬到了围子下西南角敌人的炮楼底下,以炮楼下的南瓜藤作掩护进行侦察,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连敌人在炮楼上说话他都能听的清清楚楚,这是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戴成功顺利的完成了侦察任务。通过侦查戴成功还发现东南角的炮楼建在一个土墩子上,无法实施爆破,这一情况对后来的进攻非常重要,部队根据戴成功提供的情况及时调整了部署,于15日夜发起进攻,仅仅用了大约40分钟时间就炸毁了西南角的炮楼,攻入围子,为攻打沂水城扫清了障碍。

(四)王舍人伏击战

1945年,抗战胜利的形势越来越明朗,但是鬼子不甘心失败,还在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为了消灭我山东抗日部队,驻山东的日伪军再一次集中力量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5月,驻济南的日伪军约一千多人向济南东部的党家一带扫荡,四团决定在敌人的必经之路王舍人庄附近打一仗伏击。戴成功带一个营的队伍提前在铁路南侧埋伏起来,专等敌人走进埋伏圈。拂晓时分,敌人终于来了,他们沿着大路大摇大摆的前进,浑然不知他们末日即将降临在他们的头上。为了避免遭受附近,鬼子一般是安排伪军走在最前,然后鬼子跟在后面,这次也不例外,戴成功决定放过前面的伪军,集中火力伏击日军。敌人渐渐走近了伏击圈,但是依然没有意识到危险,我军战士一动不动,放过了前面的伪军。鬼子见前面的伪军走了过去,也放松了警惕,当鬼子走进伏击圈时,戴成功一声令下,我军的轻重机枪、小炮一齐开火,顿时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走进伏击圈的鬼子未进行有效的组织抵抗即被消灭,其余的全都狼狈逃窜,伪军见鬼子逃回济南也没有进行抵抗即全部缴枪投降了。此战,打死打伤鬼子多人,还活捉鬼子一名,另俘获伪军七百多人,缴获小炮两门,机枪四挺,步枪手枪七百余枝。

二、解放战争中的猛虎

抗日战争胜利后,百废待兴,全国人民渴望民主和平,但是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不顾人民反对,坚持要消灭共产党和人民军队,于1946年6月悍然向中原解放区发动进攻,挑起了内战。戴成功这位驰骋在抗日战场上的侦察奇兵毅然决然的投入到了为人民最后解放的战斗中。

(一)埠村战斗,首战告捷

1946年6月,山东境内国民党军打内战的气焰也日渐高涨,不断制造摩擦,时时妄图进攻我解放区。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军从济南东进进犯我解放区,8月,国民党军九十六军十五师一团进驻章丘县埠村镇,进入我解放区范围,山东野战军鲁中军区所属第四师奉命歼灭该敌。

8月25日,围歼埠村敌人的战斗打响了打响,我军四师十团作为主攻部队,一营营长亓谦斋指挥二连首先攻打西门,但是敌人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凭借精良的美械装备负隅顽抗,二连进攻屡屡受挫,迟迟难以攻破敌军防线。正在危急之时,已任团参谋长戴成功自告奋勇,亲自指挥二营营长楮文俊率部增援一营。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戴成功以不变应万变,带领一二营插入敌人的腹部,使敌人的指挥乱了阵脚。激战三个多小时,戴成功率部下占领了埠村镇三分之二的面积,将敌团团围住,致使敌人成了瓮中之鳖。戴成功率部配合全师全歼该敌,俘敌团长刘士珍及下属千余人。
    埠村镇战斗,创造了解放战争初期歼敌正规军一个完整团的范例。战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发来贺电,嘉奖戴成功。

(二)参加鲁南战役

194612月,国民党集中整编第二十六师及第一快速纵队、七十七师、整编五十一师分三路于12月上旬向我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进犯,企图切断苏北解放区和山东解放区之间的联系。其中第二十六师及第一快速纵队是当时装备最优良的全部机械化部队,仗着其精良的装备,根本不把解放军放在眼里,气焰十分嚣张。中央军委指示山东野战军集中主力消灭鲁南之敌,相机收复枣庄、台儿庄,力争打一个大的歼灭战。鲁中军区四师十团奉命挥戈南下,参加鲁南战役

194713日,鲁南战役太子堂村战斗打响。当时十团的指挥所设在村西南角300米的一个有四棵松树、六个坟包的地方。战斗打响后戴成功根据团长高文然、政委曹普南的命令,从指挥所来到二营阵地,协助二营营长楮文俊共同指挥四连对敌人进行猛烈攻击。在激烈的炮火下,从村的西南角突破西门,进入村内,展开逐条街巷、逐间房屋的争夺战。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四连连长孟庆祝和指导员徐海涛先后光荣牺牲。在敌人殊死顽抗、战斗进展受阻的情况下,戴成功及时命令一营营长亓谦斋率领二连大胆穿插、迂回包围、前后夹击,将顽抗的敌一三二团团部全部歼灭,俘获了敌上校团长王景星及下属300余人。

14日夜,戴成功奉命南进,参加攻打峄县(今枣庄市)的战斗。经过三昼夜的激战,全歼国民党军整编五十一师,活捉了师长张镏英和整编二十六师师长马励武。鲁南战役获得全面胜利。此战役仅戴成功指挥的十团就俘敌两千余人,缴获了大批的美式装备。

鲁南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精锐部队五万余人,战后陈毅司令员即兴题写了《鲁南大捷》的诗篇,借以激励鲁中军区尤其是戴成功率领的十团,诗文如下:快速纵队走如飞,印缅归来自鼓吹。鲁南泥泞行不得,坦克都成废铁堆。快速纵队今已矣,二十六师汝何为?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蒋贼应泪垂。

(三)一路南下

1947年,鲁中军区四师十团被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8纵队22师64团,戴成功先后率部参加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重大战役,均取得了辉煌的战绩。1948年9月济南战役时,戴成功率领的64团配属打援部队,为了配合济南战役的顺利进行,戴成功和兄弟部队一起担负了抗击国民党王牌军第五军和整编十一师的任务。在打援部队的强大压力下,集结于徐州地区的国民党三个兵团迟迟不敢北上,致使济南被我军很快攻克,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也被我军活捉。济南解放后,64团奉命于济宁地区修整训练,为准备参加淮海战役,戴成功根据上级命令指挥部队依据济宁地区的地形进行了水网地带和攻坚战的针对性训练,研究出了一系列战术动作,为即将打响的淮海战役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戴成功所部64团奉命南下参加淮海战役。在奔赴战场途中,戴成功率部队不怕艰难,翻山越岭,日夜兼程,急行军5天,依照上级命令到达指定集结地点。战斗开始后,戴成功率部不顾天寒地冻,大冬天赤身渡过沂河,于夜间赶赴陈楼参战,奋勇冲杀,歼灭敌黄百韬部25军一个加强营,俘敌80余人,而我军部队无一伤亡,打了淮海战役胜利第一仗。随即戴成功率领部队二战前沿楼,又歼灭敌64军一个营大部,再战杜村又完成任务。然后戴成功率部配合兄弟部队攻克碾庄和沙墩,并攻克刘集,至此,黄百韬兵团被我全歼。黄百韬兵团覆没后,64团来不及休整就在戴成功的率领下奉命急行军西进到徐州一带,参加歼灭孙元良兵团的战役。

在整个淮海战役中64团俘敌2000余人,缴获榴弹炮9门,轻重机枪40余挺,长短枪1000余支,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全团奉命到安徽凤阳一带修整。1949年2月,遵照中央军委的统一命令,华东野战军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陈毅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为副司令员兼第二副政治委员,谭震林为第一副政治委员, 张震为参谋长,唐亮为政治部主任部队。戴成功所在的8纵22师64团被整编为三野26军76师226团,戴成功任团长。

1949年4月22日,226团与友邻部队由五圩斯马地区横渡长江,占领扬中县,胜利追击逃敌。此时江南一带正逢阴雨连绵,战士们多是北方人,对江南的环境极不适应,再加上长期作战,部队长途跋涉,战线拉得过长,粮食供应困难,因此不少战士都病倒了,但是就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戴成功依然率部以日行百里的速度继续南下,在行军途中,部队严格执行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受到了沿途群众的热烈欢迎。随后戴成功不顾疲劳率部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斗,上海解放后奉命到江湾一带修整,后进上海担任守备任务,参加工厂劳动。1949年10月戴成功调任26军76师参谋长。

三、驰骋在朝鲜战场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一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宣告新中国的建立,中国人民从此翻身做主人,准备开展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但是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却不愿看到中国在和平环境里发展,1950年6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悍然入侵朝鲜,朝鲜战争正式爆发。以毛泽东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毅然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戴成功再一次率领部队奔赴战场。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式组建,从10月1日起,第三野战军所属的第9兵团按照第27军、第20军、兵团部和第26军的顺序,依次北上,进入津浦路山东段地区,各部具体集结地点是27军位于泰安,20军位于兖州,兵团部位于曲阜,26军位于滕县,76师奉命北上到山东藤县胡山店进行整训。10月29日,在山东曲阜召开的团以上干部入朝作战动员大会上,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到会亲自做了动员报告,戴成功作为76师的代表受到朱总司令接见。会后,戴成功由师参谋长调任76师副师长,由于陈忠梅师长患病,76师在戴成功的率领下奔赴朝鲜战场。

1950年11月,刚刚入朝的76师即奉命参加了二次战役,此时我军既无制空权,对环境又不熟,但是戴成功坚决执行上级命令,指挥部队准时到达指定地点,在新兴里同美军陆战一师交手,在零下38度的环境下,战士们一把炒面一把雪,以勇往无前的精神打败敌人取得了伟大胜利,收复了平壤,把敌人击溃至三八线以南。1951年2月上旬,76师陈忠梅师长到职,戴成功把战场情况及76师的作战经过详细向陈师长作了汇报,经过一个多月的休整后,戴成功率76师由咸境地区南下,参加四次战役。战役开始后,26军奉命在汉城以北连川、铁原一带打防御战,每次战斗前戴成功都要带领机关及团指导员到现场勘察地形,选择阵地,他每天都要根据战场实际研究情况,从工事构筑到兵器配备及第二天如何战斗等。从3月16日到4月22日,经过38天的艰苦战斗,部队节节抗击,先后歼敌1600余人,并缴获了大批装备,胜利完成了防御任务,为五次战役做好了准备。

1951年6月至1952年4月中旬,76师参加平康、金化地区长达的十个月的阵地防御战,在防御战中,戴成功还主动出击带领76师所属的226团插进敌人内部消灭了美军一个营。1952年3月76师奉志愿军总部命令将阵地移交给兄弟部队15军,6月5日,戴成功率76师回国。

至此,戴成功基本结束了战场生涯,回国后在烟台地区指挥国防工程施工,开始转入地方建设。1953年,戴成功调任76师师长,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获得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由于在战争年代操劳过度,戴成功积劳成疾,于1961年11月在北京病故。戴成功同志戎马一生,多次负伤,他身上有敌人的一颗子弹和几块弹片直到1961年去世都未取出。  

参考文献:

离休干部、原济南市民政局副局长黄金贵回忆《智取袁家城子》;

何兴远访原鲁中军区四师十团团长高文然访谈录;

吴兵访原76师师长、铁道兵副司令亓谦斋访谈录;

吴兵访原二十六军副军长于步血访谈录;

吴兵访原鲁中军区四师十团参谋长曹普南访谈录;

吴兵访原76师师长陈忠梅访谈录;

原鲁中军区参谋处处长胡奇才《首次攻坚克沂水》

原华野八纵司令员、二十六军军长张仁初《精锐在鲁南》

陈学林:《志愿军第九兵团浴血长津湖》

红色课堂

首页| 陵园概况| 网上纪念馆| 园馆动态| 寻亲故事| 网上祭奠| 红色课堂| 《英雄山》| 道德讲堂| 参观留言 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21781号-1| Designed by 济南革命烈士陵园